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九天修仙录

第三百零七章:血神宗大军进攻

九天修仙录 完美先生 3169 2019-07-26 03:30

  

();

出于防备,他并没有接受那执事弟子的好意,“多谢师兄,不过这件事不用劳烦,师弟可以自己找一间炼器室。”对于自己的好意被拒绝,那炼器堂执事弟子并没有生气,反而更加诚恳,“师弟肯定是想多了,不过没事,师兄是受阮师兄之托,只要师弟来炼器堂,一律给予特权。”话说到这里,杜一贤算是明白怎么回事,感情这人是卖阮方的人情,那日阮方收了他的好处,所以才会给他这等权利。心下感激之间,不禁又生出一丝好奇,这阮方去了哪里?当即便问道,“不知师兄可知阮师兄去了何处?”提到阮方,执事弟子露出一抹愁苦之色,叹息道,“哎,阮方师兄因为没能看好炼器堂,致使众多弟子冲破炼器堂防护禁制,火灵之气大量泄漏,因失职之过,暂时被调离炼器堂。”“什么,还有这回事?”杜一贤大惊不已,有些不太相信,这怎么可能会失职呢?那天他也在场,走的时候,炼器堂禁制已经开启,火灵之气被控制住,并没有扩散出来,不可能存在失职的嫌疑。这其中的事情,他只知道前半部分,后半部分他走了,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阮方的调离跟他有着说不清的关系,只是他不知道而已。既然阮方已经被调离,他也不再多想,欣然接受这个好意,那执事弟子很快便在第一层给他找了一间炼器室。要说,能在第一层找到炼器室,还多亏了那执事弟子,不然以他的本事不可能在这一层找到一个无人的炼器室。那些钻研炼器之道的弟子可谓是吃喝住都在炼器室,以至于其他想炼制法宝的弟子只能去下层寻找炼器室。这一次陪炼御天剑不同于第一次炼制剑胚,光靠他打出的火焰不足以重新熔炼御天剑,况且还要再加进去一些新的材料,地火才是最理想的炼制法宝的火焰。当然若是他打出的火焰温度能满足炼器所需,也可以用人火,但毕竟炼器不是炼丹,对火焰温度的要求还是很高的,况且时间也不会像炼丹那么短。以他打出的火焰,若是在满足炼器需要的情况下,,是远远不够的。陪炼剑胚的第一步便是将御天剑投入地火中,使其融化重塑,重新达到一个塑造剑身的阶段,然后再加入陪炼的材料,提高其品质。这看似很繁琐,但其实并不难,只要能同时掌握重塑的剑胚和熔炼的材料,将两者在一个适当的时机融合,便能达到陪炼的目的。这对于他来说,不但不难反而还很简单,毕竟他的神念比一般修士强大,这种一心二用的事情最考验的便是神念,神念强大之人操控起来要顺手的多。虽然这是他的强项,但可不代表就能粗心大意,材料和剑胚并不是同一种东西,两者一同融化,时间肯定不同,若是这边材料已经融化,那边剑胚还没达到一个重塑的地步,就不能融合,需要他将剑胚熔炼到可重塑的地步,方才能融合。或许是上天的眷顾,他这次炼制御天剑的过程非常顺利,左手掌控的材料和右手掌控的剑胚没有出任何岔子,很快就达到一个可以融合的地步。将两者融到一起的步骤并非一下子就能做到,这需要慢慢相融,整个过程需要一天的时间。一天后,御天剑和陪炼的材料合二为一,体型上变大了不少,看起来极不协调,但这还不是最完美的形态,最佳形态是御天剑和之前一模一样,不会有一丝改变。体型上存在差异是因为这还只是初步融合阶段,接下来他要重新祭炼一遍,将其中多余的杂质全都剔除,让御天剑的剑身更均匀完美。祭炼的过程不比熔炼阶段缓慢,操控的地火可以很快做到这一步,御天剑在他的祭炼下,体型逐渐恢复原状,剑身的流光更加的耀眼和深沉,转动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。到了这一步,御天剑已经算是此阶段的完美形态,不管是剑身还是其内的流光,都毫无瑕疵。当御天剑剑身蓝光逐渐转淡,流光之韵尽数收敛的时候,一股狂暴的凌厉剑气席卷而出,面对这把剑,犹如面对狂风一般,那气势直割的人脸生疼。看到这里,杜一贤嘴角露出一抹欣喜的微笑,这么长时间,总算是把御天剑陪练了一遍,精化的过程,也在陪炼的过程中一起完成。如此算下来的话,御天剑已经完成一次陪炼和两次精化,在品质上,御天剑绝对是在上品宝器中数一数二的,和极品宝器或许都能有一战之力,现在缺的就只有其本身禁制的多少。在当初炼制这件剑胚的时候,他只打下了十道禁制,那时是因为修为不够的原因,并不能打下过多的禁制。现在他不但实力大增,御天剑品质更是提升了不少,若是不能与之匹配相应的禁制数量,则很难发挥这把宝剑的全部威力。遂盘膝打坐,待回复法力之后,将御天剑立于身前,两掌平对猛然一翻,在手上凝聚《御天剑决》第一层的禁制法印,狠狠打在剑身上。“轰!”由于剑身本身就有十道禁制的存在,所以他这次打下禁制的起步就在十道,打出的第一道禁制就受到了极大的阻拦,若非不是他突破练气八层,恐怕再打出一道禁制就不行了。“轰!轰!轰!”接连又是打出三道禁制,耀眼的金色纹路显现在剑身上,玄妙图案的一角越来越清晰,因为禁制的数量还是太少的缘故,所以并不能看出那些禁制在剑身中构成的图案是什么。打出这三道禁制,他可谓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脸上的眉头紧锁,牙关紧咬,始终不肯松懈那一股劲,手臂撑在空中颤动不已。很显然他已经到了极限,越是往后,禁制数量越多,承受的压力就越大,看似简单的一个禁制,却远比几座大山还要沉重。“咔嚓!”在这个时候,其拳头发出一阵骨头摩擦声,一股更强的法力波动从全身各处涌现而出,凝聚在这一掌之上,毫不犹豫的拍了下去。“轰!”这一道禁制的落下,直接让御天剑剧烈嗡鸣起来,快速摆动的剑身好似数道无形的剑影,让人看不清其真正剑身处在何处,只能听到御天剑欢喜的叫声。打下这道径直,他整个人都躺在了地上,脸色有些痛苦,牙齿咬的咯咯响,额头大汗淋漓,背后更是被汗水浸湿透了,这一掌是他拼尽全力打下的。十五道禁制并不算多,但代表的可是另一个层次的上品宝器,和以前十道禁制时的御天剑完全是两个概念,其威力至少增加了一倍之多。嗡嗡颤鸣的宝剑让他还处在痛苦的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只要御天剑能提升一个档次,他愿意再受一次这样的痛苦。待法力过度消耗的虚弱期过去后,他这才大袖一甩,将御天剑收入丹田继续温养,如今宝剑重新祭炼完成,他的战力又有所增加,完全可以和练气九层的修士一搏。从炼器堂出来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,来不及回弥虚界看上一眼,他便朝宗外遁去。一日后,岭南一处辽阔的密林之上,杜一贤落在一处树梢,一脸着急,遥望着远处的地方,嘴中还自言自语道,“哭松岭,真是个怪异的地方,怎么都是一样的树林,真是该死,这下晚了!”在哭松岭另一片辽阔的密林之上,一男一女二人正凌空而立,二人面色有些难看,尤其是男子脸上就差写出一个大大的‘怒’字。“该死的小子,该不会是没炼制出来丹药,不敢来了吧。”卜生一脸暴怒之色,心里早已将杜一贤骂了几千遍。他们二人已经在这等了快半天时间,可就是不见杜一贤来,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没有炼制出人血还丹。虽然心里在咒骂杜一贤,但他还是想看到对方的身影,而且这种期愿是他发自内心的,他心里还是在想着杜一贤已经炼制好了人血还丹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相对于卜生的暴怒,狄娘显得很是平静,脸上尽是无奈的哀伤,愣神了许久之后才叹息自语一句,“或许是我看错了,那人没有能力炼制出人血还丹,血神都放弃了,我又何苦支撑下去呢?”“你说什么话呢,不会有事的,就算血神放弃你了,我也不会放弃的,我现在就去幻仙门,找那小子,看他到底有没有炼制出人血还丹。”话毕,卜生双拳一握,掐起法决就准备朝天边暴射而去。不过,这个时候,狄娘突然身躯一震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身形不稳,脑袋一沉便直挺挺的朝下方树林栽倒过去。看到这一幕,卜生大惊一声,“不好!”一把捞起狄娘,落在树林中,二话不说,运转法力,涌入其身体中。狄娘已经失去了意识,其身上开始慢慢隐现出一股淡淡的血气,这些血气从全身各处的皮肤下疯狂的渗出,仅仅只是数息的功夫,其表层就凝结出了一层薄薄的血雾。这惊变让卜生的脸色现出一丝不安来,瞳孔骤然一缩,大惊失色道,“血煞气……镇压不住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