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绝色悍妻

第二百一十三章 不留活口(下)

绝色悍妻 盛天 3549 2019-07-26 12:29

  

∷:∷

第二百一十三章不留活口(下)

通过无人机目睹这一切地林良浩由衷赞道:“干得漂亮,小敏。「域名请大家熟知」”

纪若敏没答,也不需答。

从穿上这身衣服,她就被不断教育特警的伟大意义,警察精英,快速反应,人民卫士等等。她觉得都是废话,每次行动的唯一任务就是杀人,既然这样,不如告诉她怎么更有效地杀掉对方。她觉得战场很公平,没有残忍,没有不平等,只有各自的目标,所以她从来都很平静,也是因此,成为群体中最精锐的一个。

纪若敏从哨塔下来,没按林良浩所说潜向左方,而是绕向右后。

林良浩惊道:“小敏,你要干什么?”

纪若敏冷冷道:“你知道我要做什么,不要再打扰我。”

林良浩的计划确实更合理,她却不想那么做,因为隐患太大。如果救出小虾和妹妹,却意外被恐怖分子发现,带着两个累赘,她实在没法保证什么。所以她决定,改偷袭为突袭,趁恐怖分子聚一起,一举歼灭,彻底解决后患,再设法救人。

林良浩不说话了,担心地看她向右后绕去。

◇◇◇◇◇

目标房间有两个窗子,玻璃肮脏无比,里面闪着灯光和火光,恐怖分子还没睡,正七嘴八舌讨论什么,纪若敏贴着墙根,一个简单直接的歼灭计划在脑中形成。

不紧不慢将红外夜视镜移到眼眶,戴上单兵面罩,然后摘下一枚烟雾手雷,顺窗子的破洞丢进。

恐怖分子们正说话,忽见外面丢进一枚冒着烟的手雷,登时大惊,下意识以为小虾跑出来了,咒骂不休,噼哩啪啦倒一地。却见轰一声,炸起一团浓浓的白雾,才明白是外来袭击者,惊恐地抓起武器,向扔手雷的窗子猛烈shè击。

枪声大作,玻璃jī飞,窗子瞬间被打滥。

纪若敏根本没从那窗子进,扔完手雷,就地一滚,从另一扇破窗而进,敏捷地就地一卧,手中突击步枪嗒嗒不绝,不断喷吐短点,shè向视线内一切生物。

恐怖分子猝不及防,中计之下选错方向,又被烟雾刺jī得鼻涕眼泪直流,在精准的枪法下,毫无反击的机会。4∴⑧0㈥5十几秒后,95突击步枪咔一声响,纪若敏整只弹夹打光,屋内已经没有能反抗的活物。

风从破烂的窗子贯进,吹dàng手雷的烟雾,纪若敏站起身,将红外镜移上,面无表情地观察战果。

一恐怖分子仰面倒地,身体痉挛,xiōng前两个大洞冒着血,嘴里也吐着血,一双突兀的鹰眼充满仇恨地望着纪若敏,仍挣扎tǐng身,抽搐着mō一旁的武器。

纪若敏认得他,正是劫持小虾和纪若佳的恐怖分子头目。

冷冷一笑,走上前道:“你一定很奇怪,我为什么会来,不妨告诉你,是因为你上了臭无赖的当。”抽出手枪,对准他头颅。

砰一声,一颗9毫米子弹shè入他颅骨,带着骨渣和颅内组织从脑后透出。艾山甚至没发出一声惨叫,便结束了作恶多端的一生。

纪若敏对尚能蠕动的尸体一一补枪,直到确信不会再有人活下来,才将长短枪都换上弹夹,出门奔楼上。

她并不担心楼上的恐怖分子下来夹击,更不担心小虾和妹妹的安全,无数理论和事实证明,这种情况下,残存的恐怖分子首先想的,永远劫持人质谈判,给自己求条活路,而不是毫无希望地帮助同伴。

可她想错了,情况比她想得还要乐观。

莫哈里因为小虾有手雷,确实在二楼留下两名恐怖分子,可同样因为小虾的手雷,两个家伙却不敢劫持小虾,可又不敢下楼增援,短暂踌躇后,两个家伙一边妨着小虾突然出来扔手榴弹,一边守在唯一的楼梯口,准备在袭击者上来一瞬,luàn枪打死。

这是道中间拐弯的土梯,纪若敏看不到拐弯后的另一段,可上面传来的呼吸,清楚告诉她有埋伏。

身经百战的纪若敏自然不会为这点事难住,想都没想掏出一枚手雷,丢向对面的墙壁。

手雷能拐弯吗?当然不会,但却可以在物理作用下拐弯。只见手雷在墙上轻快一撞,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,反弹进楼梯另一段。

两个家伙也听到了纪若敏的声音,正紧张无比地端着冲锋枪,准备随时开火,却见一枚黑乎乎的手雷飞上来,骨碌骨碌滚到他们脚底。

两人齐齐变sè,哪还顾得伏击,骇然大叫向后扑。

可惜,手雷没爆炸,也不可能爆炸,因为根本没开保险。纪若敏闪电般冲上来,毫不客气地两串子弹,将两名恐怖分子后背后打成蜂窝。

可怜两个家伙之前因为手雷被小虾吓一道,现在又被纪若敏摆一道,糊里糊涂去见真主了。不过也好,至少不用再担心手雷的威胁。

只剩二楼尽头唯一亮灯的房间了,纪若敏知道小虾和妹妹就在里面,却不知里面还有几个恐怖分子,也许一个,或者两个,不会更多。

警惕地接近,闪到一旁,用枪管将门推开一条缝。就见到jī动惊喜的妹妹,还有一脸无赖状的小虾。

徐虾举着一枚手雷,坏笑道:“别开枪,我们投降。”

纪若敏没理他,把门开大,枪口投向一旁哆哆嗦嗦拿手枪指着两人的恐怖少年。目光一冷,准备扣动扳机。

一般电影里,这种情形总会说很多废话,事实上,有足够把握,直接打死便完事了,根本无需顾忌。纪若敏当然有比足够更多的把握。

纪若佳不忍心道:“阿吉卓,你的同伙都死光了,快投降吧?”

阿吉卓恐惧犹豫,忽然叹一声,把手枪丢到纪若敏面前。

纪若敏很意外,这小子居然这么容易投降,将发未发的枪终于没发,一脚把手枪踢开。

两人双双下铺,纪若佳道:“姐,他tǐng照顾我们,放过他吧?”

纪若敏没答,缓缓把枪放下:“你们先出去,到院子里找辆车,我马上下去。”

纪若佳心一沉,望向阿吉卓,无力道:“姐……”

徐虾暗暗一叹,拉住她道:“小佳,你姐自有分寸,我们下去吧。”

纪若佳极度不忍,眼光在姐姐和可怜的阿吉卓间不断游移,万般复杂地被姐夫拽出。

阿吉卓静静坐在墙角,似乎比任何时候都平静,目送纪若佳背影消失,才把目光移向纪若敏,安静等待死亡的到来。

纪若敏把步枪背好,蹲他面前道:“你喜欢我妹妹?”

阿吉卓笑下道:“她很漂亮。”顿顿又道:“你也很美。”

纪若敏微微点头,又问:“你有女朋友吗?”

阿吉卓摇头,充满自嘲道:“我们没有家,就在伊斯坦布尔、阿什哈巴德、阿拉木图,还有坎大哈这些地方来回转,这些地方的女人都不喜欢我们,而且我也没有钱。”

纪若敏幸灾乐祸地看看他,移开话题道:“你们这次暴*,死多少人你知道吗?”

阿吉卓还是摇头:“我知道死很多人,但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
纪若敏沉痛道:“死伤加一起,超过一千人,都是你手无寸铁的同胞,很多的老人、女人和比你还小的孩子。”

阿吉卓流出无奈的眼神:“和他们在一起,听他们说那些事,我觉得我们做的是对的,一个人的时候,有时也会问自己。但我知道,我们不做这些,就没人给我们钱,也没人接纳我们,我们哪都去不了。”

纪若敏淡淡道:“你知道就好,以后记得别再做恶。”左手轻柔地搭上他肩头。

阿吉卓笑了,眼光温柔,也很感jī。可就在这一刻,他心内突然一疼,才知道这个女人搭上他肩膀同时,刀子也刺进他心脏。

有那么一会儿,阿吉卓真觉得这个美丽的女人会放过他,现在才明白,这个女人从头到尾就没想放过他,可又不明白,她为什么和他说那些话。

他大口呼吸,努力望着她的脸,想找到答案,却听到她充满讽刺和仇恨的声音:“带着你的安拉见鬼去吧。”

阿吉卓才想起来,自己快死了,还没向真主祷告呢。

刀子从体内抽出,空气迅速贯进。

阿吉卓年轻的身体剧烈抽搐,呼吸和眼光渐渐涣散,生命光泽在他蓝灰sè的漂亮眼睛里慢慢消逝,直到完全失去。

纪若敏把刀擦净,为他阖上未瞑目的眼,出门下楼。

纪若敏也不知为什么和他说那些,但确实从没想过放过他,即使没有许将军的命令,她也会这么做。千百条无辜的生命决定了,没一个暴*分子有生的权利。

院中,夜风仍在不知所谓的呼啸。徐虾选好车,不过不认识路,没坐驾驶位。

纪若敏上车,起动车子同时汇报:“鹰巢,鹰巢,夜鹰呼叫,匪徒全灭,人质安全。重复一遍……”

没必要再重复,对面听得清清楚楚,传出震天欢呼。山谷另一侧,无人机部队的小伙子们,把无数军帽扔上天。

车子轰一声响,冲向欢呼的方向,冲向祖国的土地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